记:我的男友,以及我的痛楚!

晚点填坑。一个月之余。有很多记录待说明。

首先,此文章 上接 此篇

彩虹群体,我早些年变只知其名,但没相当我总有一天会自己承认自己。(也许是国内的风气不好,传统观念驳受伦理,我也没想到,我的状态 之前属于 暗柜 (但我并不恐同,是父母恐同,我才不愿承认而已。)

也许是爱情 在我心中已经死掉 很久。我已无心 涉及。

也许是我命运 早已 肯定,只不过是我思维的抗拒,没有承认 而已。

总而言之,国内彩虹圈的淫乱,性别关系的 争斗,以及各种精神疾病的异类。传统观念 家人的束缚,我不得不 从未 主动 肯 表明。出柜

但些许是我未体验过 真实爱情的味道。以及 性行为 长期都是和自己斗争。 清明节的时候,我的确冲昏了 头脑。(但也许是未必冲昏头脑,但这是注定,无法改变的。

此文记录,我一个月的复杂的感觉,以及内心的劳累。げんさん(我称呼他为)

以下摘自部分为 思考时记录下内容。(由我个人所思所烦)

人需要在孤寂的时候写下些什么。

比如两个人的关系修复,

也许本应像一夜情那样,在性生活上不知足还好,在平时相处中各种各样问题。

或许开始是,共同的阅历,但却不一样的思维和认知。

两个人彼此相互迁就的确很累。

思维认知上 有很多 让我很累的地方。) 我是悲观主义者,而他我无法得知,更偏向 没有完全医治好的精神病人。

我每当想和他谈谈,他却总以 回避的态度 ,麻烦的态度。厌恶的态度。

他喜欢出门。他喜欢即兴表达。我却是 深思熟虑的那种人,尤其犹豫不决,优柔寡断。

我讨厌他情绪 反复无常的样子,我是一个割舍 情感的冷冰冰的人。(一个灵魂 和 爱情已经死去的人,再让他复苏哪份感觉,我一定是和自己过不去,磨练自己的灵魂力量

出门,他是充电的状态,我是放电的状态。我本身就带有些许负能量。我厌恶 人群密集, 社会恐惧。做任何事情 我都要 想很久。没有绝对把握 我并不会尝试去做。

他喜欢出门,有自己玩的很开心的圈子,而我喜欢独身深具家中 ,不喜出门。

人格,性格在各种方面上。我们都好像是相对的。却不具有共性。我是intx。而他却是esxp

这对就是一种折磨。内心力量的修炼。如果说这种修炼还可以磨。

那我不知道,在语言主导中,我不能占起优势,却我又要在行动上不失理性。(一个内心为0 的人。在床上当0,在外面当1.

我亲爱的げんさん却喜爱我们都要做0.5

当然他认为他自身一直是0.5。

在性上,和关系上 我有种种不愉快。 在外面 禁止 和他出现 亲昵的行为。

我就很好奇,拜托 身边所有人 都知我们的关系,在外面他禁止我各种举动,在他寝室(室内) ,哪怕是床上 有各种爱昵的表现。(他那种 不坦诚 的样子 我真的很不舒服。

我希望和他拥抱,但他却一直都是拒绝,抗拒的。他总说在床上我挤他,他不想我碰他。亲吻都不行。唉!

我可以说出 我过去的一切。而且我 用我所谓的 自欺欺人 的思维 都可以面对。生活仍旧可以过。但是他对他的过去 却不让知晓。

在性体验上 ,除了满足我 M的体验。任何的肢体 接触 都拒绝。我认为 性应该 是相互的啊。(虽然性生活 可以缓解 焦虑,但这绝不是双方逃避的理由。

爱情也应如此。他自己都说了 两个人 都是0.5这种界限,为何我活的这么累呢。当然他也看不惯我的种种行为。(仍旧要忍受

有些问题,每当我深入想说的时候,就被回避了。

我仍要维系这段恋情,这段我自己很难受的 感觉。我不想把他当成 病人 去包容,但我却不得不很磨练我的意志 和 包容力。 (如果是病人,那真的就无所谓了,我还呻吟,因为心里还有他,还爱他。

我思虑很容易过多,但是我并不希望将自己的情绪带给他人,我可能性格上缺失很多,但也许不会表达我的爱。

他总说,他回家允诺我什么。拜托我也想跟他回家,但是他计划的暑假却又没我的位置。

他觉得我时间很着急,但也许我本来就是不按照 常理常规思维 出牌的人。但并不代表我不知晓。我只不过用我所谓的尊重与包容不干扰事物 正常的发展

也许悲观主义 ,在一开始就认为 早晚会结束,但我现在仍苦心经营,我内心有准备两个人 以和平的方式分手吧。虽然是什么时候,大概无从得知。(虽然他认定这为 爱情,但对我来说,这绝不像爱情的滋味,我也没有哪份感觉。有的不过是床上 可以硬起来的 同性性行为。以及所谓的认知在同一水平。但可惜 我们的认知思维的差异性 是 颠倒的。

在这份情感中,他也舍弃了他目前的状态,双方都为了接纳对方,包容,割舍 改变了什么。但目前绝不仅这样。因为这种 的状态 我很难受。

他让我 用时间去等,也许我的耐心 是足够的,我不知道我能撑多久。但是这种不坚固的情感 未必经得起 考验。

也许我很容易 猜疑, 我有很多规矩,我缺乏情感,我没有安全感,归属感。我的思维很容易 形而上,悲观消极主义,但是 缺乏有效的沟通,任何事物 都不会长久化。即使是性生活。

4/30 日记。最近很心累。仍有很多未表述,但也许最近真的很心累。

我挺羡慕,酚酞 的,他活成了我想要活成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