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坦诚不信任

坦诚与信任是一段关系的准则

任 何人在一段关系 中 都应 坦诚 信任。这是一段关系的原则问题。

而任何择 友与处世 态度决定了一切值不得值得你继续完成下去的理由。

我们总是把最好的一面崭示啊给别人,把痛苦的一面留给自己。

我就是觉得我不配一样。我本来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没说吗?

那种感觉我就是难受。你怕被控制。你不相信我。(或者说我还不配得到你的信任,甚至还不如一个比我多了半年交往的同学。你跟你姐妹玩的这么high。谁来考虑我呢?说我小心眼,我承认。我本来就自私。属于我自己的,凭什么要分享。除非值得我去分享或者投资。利益交换。不属于我的,我压根儿就不参与。我的处事规则态度就是,跟我有关的,我会用的我的权力处理好属于我的事情。不属于我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管。

你过去经历什么,走不出来是你自己的问题。(准确说,这是你接触我之前就应该处理好的问题。这才是一个成年的成熟人应该做好的事情。我最讨厌别人的事情要我来做了。自己有没有能力做好是自己的事情,我凭什么帮你。

你不想我帮你,连参与都不能。(我遵循你的态度,毕竟过去我也是这样方式自己一点点走出来,面对这个世界,这一切的。你还努力使我们两个人能够一点点深入,我看到你的努力所以我会心疼。我心疼是因为我爱你。我真的不忍心对你生气,但是我真的讨厌情绪化,幼稚化的行为。

我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自己的事情做好。一个环境中本来我就是存在感低的人。我只需要完成好我自己的,既不需要争第一,也尽量不脱车尾。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处事原则。

本来性格就自卑,我战胜了很多才这如此。你比我还难,但是我真的不想你这样的时候遇见我。我真的好累。好累。因为我这三年碰到都是这样的人。一个两个三个 四个。有些人不相信吸引力。我是相信。在我的平行宇宙吸引到的都是这样的人。

每个人逃避现实的方式真的不一样。我遵循各种方式,各种思维出现的异想天开脑洞。

相不相信,信任与否是对方的事情,也是相互的事情,我的耐心与宽容力早就在这些年的磨练中一点点增长。

至少我尽力做好,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我曾经在我黑暗时期刚出来的时候,我玩的 很开。什么人打交道,但是没有真心的那种我就放弃了。见识过这个世间各种黑暗。很多事情随着认知就自然的升华了。然后慢慢想开,其实人生有什么值得的?本来就没有什么值得,做好当下。握住眼前的。至于过去,以后属于不属于我的,都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值得留恋。

我记忆力真的大概,就没好过。不知何时起,我就习惯了昨天的事情,今天就忘记。有些事情细节可以记得很久,但是事情的大致过程我都忘记差不多了,甚至说模糊状态。但是教会我让我学会的事情我终将存在于潜意识。所以很多事情 过脑不过心。然后后来就是过心的事情也记不住。这是我生病后来的事情了。刻意想记都记不住。

前天,我朋友来找我:(一个很像我),其实如果不是前几天我们两个人讲开。坦诚交换心意。也许他终究没明白我曾当时的心意。不过既然说开,错过就错过了,毕竟他也碰到了他的新欢。但是他也是处于受伤的那个状态吧。

但是他聊起来一个点,可能是过去我们三人群体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兴趣不投,值得深入下去吗?

很明显,对于我这种互补的爱情,他觉得我活的很累。不值得。因为太难了,有些事情想想都觉的累,也许只有像我这样的人经历过的人,或者在经历状态中的人才知道值不值得,我自己也不知道最终的结局如何。但是我总喜欢做那些明明我已经有了答案,我还要享受过程再做一次。打破我的认知告诉我,之前的判断是错误的事情。我一直期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在过去的人生中并不是没有出现过,所以某种状态中我还是坦然,佛系面对的。

谈起他,让我想起一个我自己很严重的问题:很多时候,我和别人交流总是话不投机,或者别人觉得我总在答非所问。但也许之前都是网友一部分 学者 可以和我这样沟通,我觉得很正常。但是身边人大部分朋友,普通人都无法接受。母亲也如此。他应该是第一个喜欢和我辩论交流。两个人并没有刻意争谁对谁错,就是喜欢发散思维交流。谈天说地,虽然在认知有一些差异化影响。但突然想起恋人,和他也是类似。两个人都很回避。如果我和他说普通同学,朋友关系。其实不会出现这么多磨合问题。但是恋人可能习惯回避逃避问题。不想深入聊下去。我那位朋友比较回避,其他的都可以聊。

对我来说,信任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不会随意将自己心绪托付给他人,这个人要具有很多品质特点,要足够深的我的信任,我才会对他讲述各种事情。

不知为何,我们总是舔着脸,鼓起勇气去追寻去比我优秀很多的人的存在,却常常忽略身边值得注意的人,但也许身边的人并没有追逐的人那样精彩,但是相遇及时缘分,而缘分终至,也没什么值得贪恋的。

(不知为何,大概认识很多不如我的人,却交集很容易,有的人超越了我,有的人比我优秀很多,反观很优秀的人却没有留恋住,也许真的是自己配不上吧。很多当年鼓起勇气做的事情,都没有认真坚持下来。)

不知为何,别人请我分析事情的时候,我选择用共情能力去讲自己,可能我自己有些事情都没有做好,何谈帮助别人做出抉择呢?但即使没有什么帮助,我也希望他能够借鉴我的事情。规避一些风险。

<iframe allow="autoplay *; encrypted-media *; fullscreen *" frameborder="0" height="150" style="width:100%;max-width:660px;overflow:hidden;background:transparent;" sandbox="allow-forms allow-popups allow-same-origin allow-scripts allow-storage-access-by-user-activation allow-top-navigation-by-user-activation" src="https://embed.music.apple.com/jp/album/anywhere-is-single-edit/305695085?i=305695168"></iframe>